幺诺诺诺诺

主剑三刀男全职相关,只产脑洞不产粮的语死早星米虫

刚开始玩编辑器,捏了个苏到爆的双飞

【堀兼】【长蜂】高考作文挑战(全国二)

【何须浅碧深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李清照】

  这是第几年了?没有人知道。在几万英尺的海底,光线和声音都无法到达的地方,时间自然也就没有了明确的概念和存在的意义。

  木制的刀鞘和刀柄早已被腐蚀殆尽,曾经锋利的刃上爬满了铁锈,在冰冷的长满水草的海底,堀川国广是千千万万把刀的其中之一。

  万物皆有灵,堀川国广最初来到这里时,周围是嘈杂的,只有刀灵能听见的喧嚣,充斥着不安,不甘,怨恨,愤怒。但灵也有聚散,渐渐地,不知道过去了多少岁月,四周安静下来,声音越来越少,越来越小,微不可闻,直到一片死寂。

  心中的执念还能能支撑自己作为刀灵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存在多久?他不知道。起码到现在他还能有一丝微弱的意识,说明对那个人的思念足够深吧?不,还不够,再想想他,关于他的,什么都好……

  那个人深红的和服,即使在新选组最穷困的时候,凤凰纹路依旧那样艳丽夺目;红色的发绳从前总是由自己来编的,如今是否依然被他戴着呢?还有耳钉,自己曾经拥有的深红色耳钉,是从那个人耳垂上摘下来的啊……

  那个人的眼睛是碧色的,一眼望进去,清澈见底。喜怒哀乐都写在脸上,小孩似的,眼睛却总是嵌满了光。自己是什么时候沦陷在那碧色眼睛里的?不记得了,甚至连他的五官轮廓在记忆里都随着岁月逐渐模糊,只记得黑色的长发,红色的衣衫,碧色的双眼。

  好想再看一眼,和泉守兼定……

  『打扰了。请问兼先生……和泉守兼定有来过吗?啊,我是堀川国广。请多指教。』

  『哟,国广,好久不见。』

  在重逢的那一刻,堀川国广深刻地意识到,回忆里再多的美好,都永远,永远比不上如今自己拥抱着的,他的兼桑啊。

【必须敢于正视,这才可望,敢想,敢说,敢做,敢当。――鲁迅】

  『我叫长曽祢虎彻。虽是赝品,但要比真货更努力。请多关照。』长曾弥虎彻从不否认自己是赝品的事实。

  真讨厌,蜂须贺虎彻想。明明是赝品,却总是一副坦然的模样,无论自己是否有意地侧敲旁击明嘲暗讽,自称“大哥”的人依旧那样坦荡,一如当年那些埋葬在诚字旗下的英魂。

  越是这样,蜂须贺越是觉得讨厌。尽管对方从性情到实力,再到那隐藏在乱发之下的金色眸子和深邃五官,似乎都无可挑剔。自己到底在不满些什么呢?有时候他甚至希望长曾祢大声辩解,似乎这样身为传世真品的自己才能站在一个制高点,而不是在那双淡然坦荡的眼睛里,在那无可奈何的神情里,像个无理取闹的孩子一样。

  在长曾祢虎彻的眼里,蜂须贺一点也不像小孩。毕竟他从没见过哪个小孩能拥有那样一头柔顺美丽的紫罗兰色长发,能拥有包裹在闪耀的衣料下那一身白皙饱满却不夸张的肌肉。这就是虎彻的真品,那对上自己永远嫌弃的眼神也挡不住他身上过分的美好。那修长的双腿,劲瘦的腰肢,优美的脖颈……是蜂须贺独有的。

  新选组的近藤局长一向敢想敢做,他的爱刀也一样。于是从某个甸当番的午后起,蜂须贺那一声“赝品”里,少了几分厌恶,却多了点羞愤。

  虎彻家的大哥一向敢做敢当,于是当蜂须贺红着耳根一拳砸向他脸颊时,长曾祢虎彻笑了笑却不躲也不闪,只是不容拒绝地将羞愤至极的人拥进怀里,拉高了那人金色和服的衣领,遮住他后颈上两排新鲜的齿印。

――――――――――――――――――
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系列!!!拿到题目的一瞬间整个人完全懵逼!我印象中全国二一般是材料作文啊可以写各种奇奇怪怪的paro啊???难道是我好多年不读书时代已经变了????别纠结对诗词理解什么的!已经沦落为大文盲的我只能瞎看字面强行曲解了!至于词不达意完全不知道在写什么的,也别问我其实我也不知道……qaq

怀中抱妹杀双飞超级撩!

一辆还愿的摇摇车

死活发不出来!微博三次元相关,不敢开车,也不怎么会弄高科技……
想看的私戳我吧!爆肝之后又割腿肉,我已经不行了……晚安!

哦对了顺便给堀兼群打个广告305185161,各位同好太太来一起开车啊不对一起产粮产脑洞啊!!!

flag整理

最近立的flag有点多,稍微整理一下
捞出园长开堀兼车(支持群内点梗)
捞出爷爷堀兼安清同场合开车(梗已想好)←虽然不大可能出
战扩捞出阿贞新选组相关任意cp开2k字以上车,支持点cp点梗

[堀兼]没有堀川国广的24小时

堀兼,微量安清安,短小然而并不精悍的流水账
自己都不知道要表达什么!没有文力的语死早星人
为了自己立的园长flag表一下诚意!
――――――――――――――――――――
6:00
  “呐,兼桑,这次要让你一个人了,抱歉。”轻吻落在额前,鼻尖,一直到嘴角,然而被吻的人并未察觉有什么即将离他而去,睡得安稳。堀川国广拉上门,笑得有有些无奈,蓝色的大眼睛里不舍多得要溢出来,他却并未回头再多看一眼,径直走了出去。

9:00
  和泉守兼定这天罕见的起晚了,不知是前一天出阵过于辛苦,还是因为别的什么,要知道这样的事情通常是不会发生在那位严厉的土方先生的爱刀身上才对。“喂――国广你怎么不叫我……”
  没有回应。
  是啊,国广那家伙,昨天好像生气了。

10:00
  “堀川?今天一早就没有见到过他。”大和守安定摇摇头,“说不定外出有事?”他似乎想到了什么,终究没有说出来,只是满脸的担忧。
  “他有什么事……”有什么事不能跟自己一起去做呢。和泉守兼定想。
  他们可是搭档啊。

12:00
  和泉守兼定百无聊赖地用筷子戳着盘子里可怜的秋刀鱼。他并不太爱吃鱼,尽管味道很好,但细碎的骨刺总令他烦躁。
  对了,味道很好……味道好的究竟是秋刀鱼,还是堀川国广为他挑过刺的秋刀鱼呢?

15:00
  下午的太阳懒洋洋的,适合午睡。和泉守兼定却睡不着。
  平日里这个时候会和国广一起喝下午茶,准确的来说是单方面被国广投喂茶点啊。
  和泉守兼定爱吃零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年轻的缘故。他还记得刚到新选组的时候,黏上那把专司暗杀表情冷冷的协差只是因为一颗金平糖。
  其实那时候国广只是因为自己不爱吃才给他的吧,这样想着和泉守兼定突然有点难过。

18:00
  “他到底在生气什么呢……”和泉守兼定枯坐在庭院里百思不得其解。
  难道是因为昨日出阵时自己目光躲闪没能与他二刀开眼?可是出阵前被突然告白的他哪里有勇气对上那双盛满爱意的水蓝色眼睛呢。不可否认和泉守兼定强大又帅气,但在感情面前,是个白痴。

20:00
  本就没有梳理整齐的发辫被夜风吹得更乱七八糟了,谁会知道他早晨花了整整一个小时才勉强穿好自己设计繁复的和服,现在经过一天动作下摆变得皱巴巴地团在身侧的地板上,那一瞬间和泉守兼定甚至怀疑自己是否真的适合“华丽”二字。
  如果被加州清光看见现在的样子,一定会受到狠狠的嘲笑吧?但身后那个总是帮他辩护的人去哪了呢?

21:30
  和泉守兼定突然想起从池田屋回来时看到的大和守安定,和他现在一样,坐在屋外的长廊上,马尾也没扎,蓬乱的头发遮挡住他的表情,听见「冲田总司、加州清光、伤刃多数」时也没有任何反应。说起来有人可能会笑,没有生老病死的刀灵,那一刻竟然像一个人类已经死去了一样。

22:00
  如果堀川国广消失了呢?
  和泉守兼定终于开始思考这个他一直逃避的问题,因为从前他一直相信,他和堀川国广始终会在一起的,哪怕时光流逝主人更替,他们会作为器物被一起保留下去,哪怕有一天被毁了无法再保留,那也应当是一起被毁的,他们的传说会一起流传下去。
  所以国广他,怎么可能一个人离开呢……?

22:30
  国广真的生气了啊,因为自己对心意的逃避?还是说国广他厌烦了每天从早上睁眼开始就在照顾着的自己?
  其实自己可以准时起床的,之前只是被放在储藏室里太久有些没日没夜了;和服什么的努力一点穿起来也肯定会越来越熟悉;偶尔被鱼刺扎一下也没有关系;不管是金平糖还是和果子都会和国广分享;辫子梳不好像国广那样的短发也不错……不,国广说过喜欢这头长发的;帅气如他才不会再难为情,要告诉国广他永远是自己唯一的搭档还有……
  “国广,回来吧……”
  可恶,怎么哭了呢。

0:00
  和泉守兼定睡着了,在庭院的长廊上。
  梦里是一片大海。
  那是他最喜欢的。最喜欢的人眼睛的颜色啊。












――――――――――――――――――――
  “兼桑我回来了――”
  “兼桑为什么不理我?”
  “咦?兼桑……你在哭?”来自24小时远征归来的一把抱住自家兼桑的某协差x

――――――――――――――――――――
以上!内容乱七八糟凑合看吧!为了表示我的诚意以及等待园长等得快疯掉的心!捞出园长就开堀兼车,捞出爷爷堀兼安清一起开!

跟我一起念,紫霞♂攻!


迟到的七夕截图!幻境真的太美啦!道长调戏起来也很可爱呢!


晓星尘你在哪!(占tag抱歉

坐标剑三电八新服百家争鸣,id薛成美,同服的那个道长你给我出来!对了你的霜华也在我手上,再不来找我那霜华大概会被降灾这样这样哪样哪样吧~嘿,我也不知道,总之同服薛晓晓薛的来约啊!